新春走基层・黄土地上的“大食物”丨一颗苹果的“新生”

  新华社太原1月24日电(记者许雄)“一道道沟壑一道道梁,一树树苹果长在咱塬上。”走进山西省临汾市大宁县,漫山遍野的苹果树是黄土地最显眼的“衣裳”。

  大宁县位于黄河东岸,属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大温差有利于苹果糖分的积累。

  2014年,冯元明承包了村里的80亩土地,自掏腰包30多万元,又先后从银行贷款70多万元,开始追逐自己的“苹果梦”。

  冯元明的家在大宁县曲峨镇白村,村里沟壑纵横。除了承包的80亩土地,他还开垦了20亩边坡荒地,栽下3000多棵“红富士”苹果树苗。

  但地在高处,水在低处。为了让树苗“喝”上水,他在1.5公里外、超百米深的沟底挖了蓄水池,铺设管道引水到果园。

  “最难的是扛着6米长的铁管攀爬陡峭的沟坡,有时必须抓紧绳子才能爬上去,有几次没抓紧发生滑落,险些掉下百米深沟。但想干点事,哪有不难的?”冯元明说。

  2020年,冯元明的百亩果园要挂果了。但此时,原先的“致富果”已经不那么赚钱了。

  “市场饱和,‘红富士’不再有竞争力,自然卖不上好价钱。”冯元明分析说。

  当地许多果农也和冯元明遇到了同样的困扰,一些果农开始放弃苹果种植。

  这一年,冯元明从县科技中心了解到,当地引进了陕西“秦脆”苹果与本土苹果嫁接,改良苹果品种。但因大家都怕担风险,少有人敢尝试。

  “我来。”冯元明拍着胸脯说。

  可首先犯难的是冯元明的妻子,望着满园的苹果花,她不知该不该支持冯元明。

  为了说服妻子,冯元明带着她三次到陕西省咸阳市乾县“秦脆”苹果基地考察,详细了解了嫁接方法、管理技术和市场前景,直到妻子最终接受。

  果树专家李新建说,“已经要挂果的树,开花很好,全部锯掉再嫁接,这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砍树那天,冯元明的母亲落了泪。冯元明心里翻江倒海,可嘴上依然劝母亲,“新品种挂果早、好管理、品质还好,价钱肯定好。”

  然而考验又来了。2022年的一场大风,把还未成熟的果子刮落了三分之一,几十棵果树从嫁接处被刮断。

  “那时母亲瘫坐在地上,一边捡着果子,一边又落下眼泪,念叨着‘70多万元的欠债啥时候能还上’。”冯元明回忆道。

  但他没有被这“当头一棒”击垮,他总结出“枝条太嫩,缺乏支护”的教训,并进行了补救。

  “到这一年的收获季,八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新品种个头大,又甜又脆、口感极佳,被大家叫作‘宁脆’。母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冯元明说。

  “宁脆”上市了,村民冯安明说,“我跟着冯元明种‘宁脆’,产量是‘红富士’的3倍,价格也是3倍,收入提高了不少。”

  “陕西的矮化‘秦脆’嫁接到大宁的乔化‘红富士’树上,造就了‘宁脆’的高品质。冯元明的成功解放了周边很多村民的思想。”大宁县教育科技局党组成员贺建生说。

  为了让更多果农接受‘宁脆’,冯元明把苹果送给乡亲们品尝,又把自己家果树上砍下的枝条免费送上,更多的果农加入到‘宁脆’嫁接种植的行列中。

  “他把很多挂果的枝条都砍了,会影响他第二年的收益,为的是让大家共同富裕。”李新建说。

  冯元明不是一个人在努力。为了给苹果产业发展保驾护航,当地政府几年间快马加鞭进行着各种配套建设,果水配套、果路配套、果库配套,制定生产技术规程,推广果园机械化,提高果农组织化程度,加强技术培训,打造品牌,创新金融服务等等。“大宁苹果产业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好条件、好时期。”冯元明说。

(来源:东北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