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微短剧霸屏,光“爽”不行

  霸道总裁虐恋情深,主妇华丽蜕变复仇归来,少女穿越古代变王妃……你是否也刷到过这样的网络微短剧?

  铺垫少、反转多、剧情猎奇、爽点密集……如今,网络微短剧成为不少年轻人的“电子榨菜”,有些内容虽然很土很尬,但却让人上头。然而,部分网络微短剧内容俗套、价值观扭曲、为了“爽”而“爽”,不断挑战观众的底线。

  年轻人如何看待网络微短剧?他们期待看到怎样的网络微短剧?在中国青年报社出品的新一期《参数》节目中,几名青年分享了他们对网络微短剧的看法。

  抓人眼球的网络微短剧

  “网络微短剧能在短时间内给我很多不一样的内容,也让我节省了获取信息的时间。”在21岁的大学生邓吕萱看来,网络微短剧的节奏快、内容丰富,同时故事短小精悍,观众不用太费脑子思考,就能快速理解剧情。

  今年16岁的高中生王君羽发现,刷网络微短剧的过程充满了未知性,“往上滑又是另一个爽剧剧情,随机性比较强”。

  “时长短、反转多,而且每集之间没有太多关联性,符合当下年轻人碎片化的观看方式。”00后大学生刘亚婷在坐地铁时,会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几集网络微短剧。她认为,相比于传统的电视剧,网络微短剧更契合她的观看习惯。

  00后大学生欧丽凤喜欢观看网文改编的网络微短剧,她觉得与网文相比,网络微短剧能更加直观地呈现情节,让观众收获更多“体验感”,有些网络微短剧尊重原著,提炼出了最精彩的部分,而且演员的演技在线、颜值“养眼”。但她也发现,部分网络微短剧为了吸引眼球、迎合低级笑点,不仅大篇幅修改原著,还添加了许多恶俗的情节和无厘头剧情,“只是单纯地刺激感官,用低俗情节博取流量”。

  05后初中生时天阳注意到,身边的一些同学在刷微短剧时把握不好“度”,经常刷到半夜,耽误了写作业,还会导致睡眠不足,影响第二天的学习。

  时天阳觉得,青少年的价值观还未完全形成,心智也没有成熟,更容易受网络微短剧传达的负面信息误导。不雅词汇、极端情节时常夹杂在剧中,可能会使青少年被网络微短剧的表面现象所迷惑,无法形成正确的认知。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5.5%的受访青年认为现在的网络微短剧质量参差不齐。

  “电子榨菜”变质了

  “目前网络微短剧的制作成本低、剧本内容粗糙,同时,有些演员的演技浮夸,情节也比较尴尬,故事毫无逻辑。”00后大学生陈诺关注到,很多“无脑爽剧”充斥在微短剧市场中。

  陈诺分析,网络微短剧的受众对剧情要求偏低,更多是为了“看个乐”,“作为‘电子榨菜’,网络微短剧迎合了观众消遣娱乐的需求,观众想要依靠爽剧,将自己从繁重的工作、课业中解脱出来,寻求短暂的放松”。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2.4%的受访青年认为网络微短剧制作粗糙,经不起推敲。

  今年23岁的吴航坦言,许多网络微短剧的营养含量不高,看了之后没有收获,“看多了容易活在梦里”。

  如今,网络微短剧中不乏“奇葩”剧情。一方面,主人公自带“主角光环”,身份要么是霸道总裁,要么是“落难公主”或隐形富豪,人物设定脱离现实,容易让观众沉湎于幻想中;另一方面,一些剧情刻意挑起对立,例如倡导用金钱来衡量人的社会地位、将人分成三六九等。

  欧丽凤认为,网络微短剧行业的创作风气不良,从业者一味地想抓住用户,为了追逐流量而舍弃质量,“剧情越离谱,冲突越激烈,观众就越多”,使得刻意制造矛盾,甚至违背道德的情节广泛传播。

  除了剧情猎奇、颠覆三观,部分网络微短剧故事达到高潮时,还会利用用户意犹未尽的心理,故意留下悬念,需要花钱解锁才能继续观看。吴航尤为反感平台的收费机制,“许多微短剧需要VIP才能观看,但内容含金量又不高”,用户容易陷入付费连环套中。

  针对网络微短剧领域的乱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提出要加快制定《网络微短剧创作生产与内容审核细则》,发布了多项管理措施。2023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网络微短剧专项整治工作。各大短视频平台纷纷响应,下架大量价值观导向不良的违规作品。

  年轻人呼唤优质网络微短剧

  “优质的微短剧,不仅剧情能够吸引人,更要贴近生活。”在时天阳看来,网络微短剧体量虽小,却往往涉及各种社会现象和人际关系,他希望能透过网络微短剧这扇窗了解更大的世界。

  欧丽凤期待市场上出现更多反映市井生活、接地气的网络微短剧,“同时又稍微高于现实,比普通人的经历更加戏剧化,能给平凡生活带来乐趣”。

  王君羽认为,网络微短剧作为人们放松、休闲的渠道,应该是活泼且幽默的,“但也不是为了幽默而幽默,肯定要有意义”。

  刘亚婷觉得,优质的微短剧也许制作得并不十分精美,但一定是用心的。当下很多网络微短剧千篇一律,同质化严重,套着相似的模板进行翻拍,“换汤不换药”,自己希望看到有新意、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3.7%的受访青年认为,要想规范网络微短剧健康发展,必须坚守创作底线,倡导积极正向的价值观。

  邓吕萱说,优质的微短剧能够鼓励观众以一种积极的心态面对生活,也能引导社会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2023)》显示,截至2022年12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10.12亿,其中超过一半的短视频用户曾看过篇幅3分钟以内的微短剧、泡面番等,19岁及以下年龄用户收看比例超过五成。

  面对庞大的受众,网络微短剧从业者更需要在作品中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传播正能量。刘亚婷直言,“教育意义可以不用那么深刻,但要剔除贬低弱势群体、宣扬对立观念的落后思想”。

  王君羽希望,平台应加大对网络微短剧的筛选力度,共同抵制违规作品,“如果整个网络氛围都是健康向上的,那些劣质、低俗、传播不良信息的微短剧也会收敛”。

  王君羽最近观看了网络微短剧《逃出大英博物馆》,她认为这部剧传播了中国独有的传统文化底蕴,也使人们更加了解中国文化,相较于那些流水线作品,这样的网络微短剧更有知识含量。

  “我觉得网络微短剧既要有让人‘上头’的爽剧,也要有一些剧情深入、能够宣扬我们国家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陈诺期待编剧们沉下心,耐心打磨剧本,不能停留在土味、低俗的内容上,要从生活中汲取养分,提升作品的文化内涵,这也是当下很多年轻人的诉求。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徐丹阳 白杨 实习生刘德熙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东北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