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途X70诸葛健康之旅宜昌站:从诸葛故里到石牌要塞

  【车讯网 报道】2022年秋季,捷途汽车举办“跟着诸葛去旅行——2023款捷途X70PLUS&捷途X70诸葛健康之旅”活动,我参与了其中的宜昌站,驾车沿长江进入三峡,途经葛洲坝、三峡大坝,从屈原故里来到石牌要塞。其中,石牌要塞留给我的印象最深,第一是石牌抗战那段伟大的历史;第二是公路狭窄崎岖,充分享受了一把驾驶乐趣。

  这次活动的主题之一是“跟着诸葛去旅行”,因为所使用的车辆,是即将上市的2023款捷途X70诸葛和X70PLUS,这两款新车的最大亮点在于2.0T动力,与捷途X90子龙相同,而不是已经很熟悉的1.6T动力。

  活动主题之二是“健康之旅”,主要展示了这几款车在材质方面的“内功”——均为成本较高的环保材料,以及过滤性能更好的空调滤芯和空气质量控制系统。

  首先把这3款车简单介绍一下。

  2023款捷途X70PLUS的外观增加了幻影灰,进气格栅改为竖状,此外还装备了全新的LED模组自动车灯,并新增R19铝圈。

  内部方面的升级,包括索尼8喇叭音响、电子换挡、主副驾遮阳板化妆镜+照明灯、手机无线充电、540度泊车影像、全系标配腾讯生态+车载微信、全新盟博3.0系统,以及31个生活小场景升级,2六项车机APP优化,导航功能再升级,等等。

  2023款捷途X70诸葛的进气格栅依旧是横条,其它升级内容与上述捷途X70PLUS,基本一致。当然,两款车的动力升级,才是最为主要的,首次应用在捷途X90子龙的2.0T+7DCT,这回出现在了X70系列里。

  诸葛版的内饰颜色,增加了黑+灰,顶配车型还增加了副驾老板按键。

  2022年2月上市的捷途X90子龙,也参加了“跟着诸葛去旅行”的健康之旅,子龙是目前整个捷途汽车里定位最高的车型,2.0T动力,指导价13.99-16.39万元。

  既然定位最高,配置当然也很丰富。比如车机当中的腾讯AI智能助手、驾驶员监测系统、全速自适应巡航、自动跟车、车道保持、主动制动等驾驶辅助,一应俱全,至于全景天窗、无匙进入、一键启动、导航、车联网、OTA升级、座椅加热+通风、前后雷达、自动泊车、远程启动等,更是不会缺席。

  接下来与您分享一下“跟着诸葛去旅行”的具体内容。

  早上驾车从宜昌出发,沿长江往西行进。西边不远处,是葛洲坝与长江三峡的终点——南津关。三峡从白帝城到南津关,全长193公里,包括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它是我国著名的“大山水”,从重庆朝天门码头乘下水船到宜昌港,曾是极为热门的旅游路线,整个航行过程堪称享受,至今还有部分游船行驶在这条线路上。当然也有“偷工减料”的游船,把昔日的部分航程改为汽车,美其名曰没有景色,替客人省时间。

  从南津关开始,公路不随江,正好可以专心致志地体验2.0T动力。我很幸运,把子龙、诸葛两款车,都体验了一遍。由于子龙比诸葛大了一圈,比如轴距,诸葛是2745毫米,子龙是2850毫米,身材魁梧,体重增加,所以,同样是2.0T动力,子龙的驾驶感趋向于稳重,诸葛则表现得比较活跃,油门反应十分敏捷,跑起来有种特别轻松的感觉。

  事实上,这两种风格并无好坏之分,如何选择,还要得看主人的性格。以我的喜好来说,我更愿意接受子龙的风格。毕竟,人至中年,动辄跟人竞速的冲动,已逐渐远去,平稳与舒适,是我对车的主要需求。

  尽管动力很充裕,可高速公路上探头太多,只得捺住性子。此时,它的驾驶辅助显得颇为实用——开启后,能根据前车速度,自动控制。在弯道处,假设驾驶者走神,车道保持功能也能把车控制住,不至于跑偏。

  几十公里之后,再次回到长江畔,已经是三斗坪镇,1994至2006年修建的三峡大坝,就在这个镇的范围内。

  驶过三峡大坝约10分钟,来到茅坪镇——秭归新县城。这县城原本在一个叫归州的地方,修建三峡大坝时,县城沿长江往东迁移,落脚在茅坪镇,老县城旁边的历史建筑——屈原祠,也随之搬了过来。

  屈原祠是为纪念屈原而修建的,最初建于唐朝,虽然紧靠县城,而且起名“屈原故里”景区,但屈原的真正家乡不在县城,而是在乐平里村,从新县城开车过去,还有70多公里,它离秭归老县城稍微近一些,约38公里左右。

  秭归新县城周边全是山,有数条盘山公路可以前往高处,俯瞰三峡大坝。这些公路几乎都是乡道,路窄弯多,在有些介绍里,甚至将其称为“小独库”。

  我沿着其中的一条,七拐八拐,行驶15公里,来到高处,完整地看到了2.3公里长的三峡大坝,以及它后面的秭归新县城。

  这个高处叫黄牛岩,是俯瞰三峡大坝的最佳点,岩壁近乎垂直,站在岩边往下看,颇有些眩晕。之所以叫黄牛岩,源于岩壁上的图案,仿佛是一人牵一牛。这座山脚下的峡谷,叫黄牛峡,是西陵峡当中的崆岭峡的一部分。西陵峡是三峡里最长的一个峡,由兵书宝剑峡、牛肝马肺峡、崆岭峡和灯影峡组成。

  翻过黄牛岩,转入另一条更为狭窄的盘山路,因为公路等级低,弯道处的坡度很陡,让我想起去年驾驶X90重走长征路的经历——那一路上也曾走过许多低等级公路,但1.6T的动力毫不示弱,这回换成2.0T动力,更加舒畅。此外,它的背后,是拥有20多年历史的奇瑞集团,造车经验的优势,因此得以体现——方向与悬架基本上无懈可击,处理的很好。

  在这条窄路上,一去一回用了个把小时,路上没遇到一辆车。实乃幸运。如果对向有来车,搞不好就得往回倒,找个宽些的地方,才能错车。

  不知绕过了几座山,终于,远远的,再次看见长江。下图拍摄方向是从西往东,沿江最远处那座山的后面,就是南津关、葛洲坝、宜昌方向。照片中间江畔有房子的地方,是个叫石牌的村子。抗战时期,以这座村子为中心,方圆数十里的山地间,曾发生过一场战斗——石牌抗战。

  石牌村属于宜昌市夷陵区的三斗坪镇,村子很小,紧靠长江。从宜昌到这儿,行车将近90公里,如果乘船,大概才10多公里。抗战期间,我国迁都重庆,不久日军打到宜昌,如果任其继续沿长江进攻,重庆就悬了。于是,我军借助石牌一带的险峻山势,设立了防线——如今在石牌村附近,仍能看到炮台遗址——在这儿架设大炮,封锁长江。

  日军第一次进攻走的是正面,被我军击退,随后他们采用迂回之术,从不同方向包抄石牌。战斗发生在1943年5月,我方战地指挥官是18军11师师长胡琏。在一本书里看到,战斗进行时,司令长官陈诚来电询问是否有把握守住阵地,胡琏回答: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

  这句掷地有声的豪言,听着就让人提气。

  抗战中,这样的胆识如果多一些,就好了。

  比如,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失败后,杜聿明率第5军往北,打算途经密支那回国。接近密支那时,发现那里已出现日军,杜聿明下令绕行,最终走进野人山,伤亡惨重。据第5军军官回忆,当时密支那仅仅是一支小规模的先头部队,以第5军的实力,突袭成功是有可能的,只要冲过密支那,往东100多公里,便是腾冲。我曾向滇西抗战研究专家戈叔亚先生询问,到底因为什么?戈先生一声叹息:怕呀。

  师长胡琏没有怕。他在战斗打响之前,给父亲和妻子写下诀别书。为尊重历史,原文敬录如下:

  “父亲大人:儿今奉令担任石牌要塞防守,孤军奋斗,前途莫测,然成功成仁之外,并无他途……有子能死国,大人情亦足慰。惟儿于役国事已几十年,菽水之欢,久亏此职,今兹殊戚戚也。恳大人依时加衣强饭,即所以超拔顽儿灵魂也。敬叩金安!”

  “瑜:我今奉命担任石牌要塞守备,原属本分,故我毫无牵挂,仅亲老家贫,妻少子幼,乡关万里,孤寡无依,稍感戚戚,然亦无可奈何,只好付之命运。诸子长大成人,仍以当军人为父报仇,为国尽忠为宜。战争胜利后,留赣抑回陕自择之。家中能节俭,当可温饱,穷而乐古有明训,你当能体念及之。十余年戎马生涯,负你之处良多,今当诀别,感念至深。兹留金表一只,自来水笔一支,日记本一册,聊作纪念。接读此信,亦悲亦勿痛,人生百年,终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欢乐。匆匆谨祝珍重。”

  石牌抗战中最为感人的一幕,是日军逼近时,敌我双方数千人展开肉搏。据说,在长达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没有响枪,全靠拼刺刀。

  由于我军顽强抵抗,再加上美国空军助战,石牌抗战以我方获胜而告终。当然,石牌抗战并不是独立的,它属于鄂西会战的一部分,这场会战日方兵力10万余人,伤亡近2.6万人,我方兵力41个师,伤亡4万人。抗日战争期间,正面战场一共有22场大型会战,按照时间顺序,鄂西会战是倒数第6个。

  在2000年,当地政府修建了石牌抗战纪念碑,碑体造型犹如刺刀,碑文的内容是:

  三峡雄关,石牌天险,古来兵家必争之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侵华日军先后攻占南京、武汉,国都被迫西迁重庆,石牌遂成拱卫陪都之国防要塞。一九四三年五月,鄂西会战,日寇十万众,意取石牌,逆三峡而逼重庆,以图完全侵占中华国土。中国军队最高统帅蒋介石急电:“严防死守,确保石牌。”陈诚、孙连仲、吴奇伟诸名将,受命率十五万大军英勇还击。众将士同仇敌忾,全身许国,激战月余,以伤亡一万余人的惨烈代价,击毙倭寇两万五千之多,暴敌溃败龟缩。石牌要塞名扬世界,此役被誉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缅怀英烈,壮我国威,时值日本天皇裕仁乞降五十五周年,特立此碑,并略镌史实以为记。

  石牌村后的高坡上,有一大片平地,是当年的烈士墓。战斗结束后,人们在这儿砌了个池子,把将士遗体擦洗干净,就地掩埋,池子被称为“浴血池”。章东磐先生在《父亲的战场》一书中写到,当他来到石牌村,村里的一个小姑娘,引导他来到墓地——墓地已经变成了学校,小姑娘还说:“学校扩建的时候,伙房里还烧过挖出来的棺木。”

  2015年,这片墓地终于被保护起来。被打断的残碑,重新竖立;昔日的墓地上,建了一座忠烈祠。石牌村周边,还修建了纪念馆,复原了战时碉堡、炮台、师部驻地、弹药库、防空洞、野战医院。

  石牌抗战这段历史,沉寂了许多年,它远远不如卢沟桥事变、淞沪会战那样出名,但它被誉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了解历史,并不是单纯让人们记住过去,而是应该从过去当中,总结经验,汲取教训,为以后的发展,提供便利。最起码,可以少走弯路,少交学费。如果有选择性地遗忘历史,甚至重复已经走过的弯路,那将是非常可悲的。

  离开石牌村,返回宜昌。回程我选择了另一条路——往南绕,依旧是一条狭窄的盘山小路,但正如来时那样,这点曲折与坡度,对于2.0T动力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这次“跟着诸葛去旅行”的宜昌站活动,能在高空俯瞰三峡大坝,能亲眼目睹石牌抗战的战场遗迹,并在烈士墓前深深地鞠上一躬,实乃不虚此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