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归途》 丰富“新主流电影”英雄类型

正在热映的《万里归途》,不仅创造了上映21天收获13.5亿元的票房佳绩,作为一部撤侨题材电影,还通过张译饰演的宗大伟这个角色,给“新主流电影”塑造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银幕形象。

最近十年发展起来的“新主流电影”,最大的特点是兼顾了艺术性和商业性,其代表作品如《战狼》《红海行动》《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长津湖》等。《万里归途》把背景放在了硝烟弥漫的努米亚共和国,通过对宗大伟这个角色的塑造,给观众带来了一次酣畅淋漓的爱国主义教育和精神洗礼。

宗大伟这个人物的独特感染力从何而来呢?宗大伟身上的普通人特征更加明显。这也体现了主创们的用心之处,他们深入挖掘了宗大伟作为普通人的一面,在看似犹豫、恐惧的背后,着重刻画了他在职业精神和作为一个普通丈夫之间的心理纠结,让这个人物的性格更加立体鲜明。

影片拍出了宗大伟内心的复杂性。影片对于宗大伟性格的主要塑造,来自于撤侨期间他跟王俊凯饰演的25岁外交新人成朗之间的争吵。在成朗看来,把具体撤侨计划清清楚楚地告诉那些同胞们,可以让行动更加有效。但宗大伟却认为,非常时期,面对前途未明的“目标”,还是不要告诉为好。事实证明了宗大伟的决定是正确的。两人的争执贯穿影片的大部分,一方面刻画了宗大伟深思熟虑的一面;另一方面,在成朗的身上,他也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他内心的英雄主义情结重新被点燃。宗大伟的英雄形象是逐渐建立起来的。同时,影片也不讳言他在玩“轮盘赌”时内心的挣扎和犹豫,恰恰是这种“怕死”的表现,才符合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心理。

此前“新主流电影”中的大部分主角都是战场上的英雄,他们通常都有着视死如归的意志和敢于战斗、善于战斗的技能,比如《长津湖》中“穿插七连”的战士们。但宗大伟不同,他就是我们普通人中的一员,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却做出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壮举。最后,影片通过对宗大伟的塑造,也传递出了一份跨越种族的人道主义光芒。宗大伟不惜冒险想救出当地的一名司机,体现了中国外交官跟当地司机之间的友情和信任,这种友情和信任,普通却真实。

这些年来,“新主流电影”既给观众贡献了冷锋、“蛟龙小分队”、“穿插七连”这样的战场英雄形象,也刻画了像《中国医生》中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竞宇、《中国机长》中的机长刘长健这样在平凡岗位上临危受命的“平凡英雄”形象。但《万里归途》中的宗大伟,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却不曾拿起枪,而是用一种“文官”的方式,将一百多名同胞安全撤回国内,展现了另一种风范。

宗大伟角色塑造的成功,契合了“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文艺创作要求,也体现电影人在“立意、立情、立心上下功夫”的实践追求。相信在中国电影人的努力下,未来会出现更多像宗大伟这样性格立体丰富的银幕英雄形象。

正在热映的《万里归途》,不仅创造了上映21天收获13.5亿元的票房佳绩,作为一部撤侨题材电影,还通过张译饰演的宗大伟这个角色,给“新主流电影”塑造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银幕形象。

最近十年发展起来的“新主流电影”,最大的特点是兼顾了艺术性和商业性,其代表作品如《战狼》《红海行动》《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长津湖》等。《万里归途》把背景放在了硝烟弥漫的努米亚共和国,通过对宗大伟这个角色的塑造,给观众带来了一次酣畅淋漓的爱国主义教育和精神洗礼。

宗大伟这个人物的独特感染力从何而来呢?宗大伟身上的普通人特征更加明显。这也体现了主创们的用心之处,他们深入挖掘了宗大伟作为普通人的一面,在看似犹豫、恐惧的背后,着重刻画了他在职业精神和作为一个普通丈夫之间的心理纠结,让这个人物的性格更加立体鲜明。

影片拍出了宗大伟内心的复杂性。影片对于宗大伟性格的主要塑造,来自于撤侨期间他跟王俊凯饰演的25岁外交新人成朗之间的争吵。在成朗看来,把具体撤侨计划清清楚楚地告诉那些同胞们,可以让行动更加有效。但宗大伟却认为,非常时期,面对前途未明的“目标”,还是不要告诉为好。事实证明了宗大伟的决定是正确的。两人的争执贯穿影片的大部分,一方面刻画了宗大伟深思熟虑的一面;另一方面,在成朗的身上,他也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他内心的英雄主义情结重新被点燃。宗大伟的英雄形象是逐渐建立起来的。同时,影片也不讳言他在玩“轮盘赌”时内心的挣扎和犹豫,恰恰是这种“怕死”的表现,才符合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心理。

此前“新主流电影”中的大部分主角都是战场上的英雄,他们通常都有着视死如归的意志和敢于战斗、善于战斗的技能,比如《长津湖》中“穿插七连”的战士们。但宗大伟不同,他就是我们普通人中的一员,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却做出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壮举。最后,影片通过对宗大伟的塑造,也传递出了一份跨越种族的人道主义光芒。宗大伟不惜冒险想救出当地的一名司机,体现了中国外交官跟当地司机之间的友情和信任,这种友情和信任,普通却真实。

这些年来,“新主流电影”既给观众贡献了冷锋、“蛟龙小分队”、“穿插七连”这样的战场英雄形象,也刻画了像《中国医生》中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竞宇、《中国机长》中的机长刘长健这样在平凡岗位上临危受命的“平凡英雄”形象。但《万里归途》中的宗大伟,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却不曾拿起枪,而是用一种“文官”的方式,将一百多名同胞安全撤回国内,展现了另一种风范。

宗大伟角色塑造的成功,契合了“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文艺创作要求,也体现电影人在“立意、立情、立心上下功夫”的实践追求。相信在中国电影人的努力下,未来会出现更多像宗大伟这样性格立体丰富的银幕英雄形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