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牙一生口腔种植技术院长于淞:以精湛技术让患者重拾口福

(通讯员 钟佳)于淞从小梦想着当一名牙医。“我的梦想引路人是我的二舅,他是我们家族里的第一位大学生,后来成了一名医生。他经常教导我,如果想当医生,就一定要好好学习,多读书,掌握真正的本领,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提起二舅,上海牙一生口腔种植技术院长于淞脸上满是崇拜和尊重。

于淞牙医梦的另一个契机是“初中的时候牙疼,很难受,学习都学不进”,也正是因为这段痛苦的经历,让他“想当一名牙医,可以保护好自己的牙齿,也可以让朋友家人不受牙疼的折磨。”

以梦为马,远渡重洋

大学毕业后,为了学习更前沿的口腔医学知识,于淞选择去大学教授推荐的日本冈山大学留学,一路硕博连读,不仅拿到了口腔医学博士学位,更取得冈山大学附属口腔医院种植博士学位,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的双学位博士。

“我的导师是一个很纯粹的人,他只有两个爱好,一个是吃拉面,一个就是做学术研究。”说到日本留学期间的导师长冢仁教授,于淞忍不住笑道:“我刚到日本时,他经常带我去吃拉面,带我熟悉当地的环境和风俗,让我能快速适应留学生活。但在学术研究上,他又是一个吹毛求疵的人,他经常带着我们关注、研讨口腔医学和行业的最新发展,还喜欢跟我们一起泡在实验室或者医院埋头做研究。”

图片2.jpg

于淞拿到日本冈山大学口腔医学博士学位证。

中国人都有学成归国、报效桑梓的信念。在国外求学多年,于淞始终惦记着自己的祖国和家乡。博士毕业后,他就毅然决定回国,带着求学多年的丰富经验和先进医疗技术,踏上了回家的路,只希望能为祖国的口腔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谦逊为医,患者为师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位老师。于淞常说,“除了授业恩师,患者也是最好的老师。”

曾经就有一位76岁的叔叔在看牙的时候,拿着他的病历来问于淞自己的牙齿情况,于淞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因为自己的病历字迹书写不够工整,才导致患者阅读费力。他瞬间意识到病历书写要更工整,要让患者在查看病历的时候更方便、更容易理解,是重要的事情。

于淞开始跟自己较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在自己仅有的一点休息时间中,用钢笔练行楷。这一练,就是7年。也正是因为这个患者,于淞发现,“患者也是医生最好的老师。”对此,于淞始终怀着一颗虔诚的感恩之心。始终将这些让自己进步的“老师们”的体验放在第一位;认真倾听每一位患者的需求,用简单易懂的话解答每一个或大或小的疑问;用心照顾每一个患者的牙齿,竭尽所能地保护患者的每一颗牙。

图片3.jpg

于淞在为患者讲解牙齿情况。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有的时候,人与城市之间总会有一些莫名的缘分。2022年春天,上海成了疫情重灾区被迫封控时,于淞恰好在上海。三个月的封控,让于淞切身感受到了上海这座城市的温度。他看到人们彼此鼓舞、互相帮助,看到了灰暗中的坚守、阴霾里的温暖,看到了一座可爱的城市,一群鲜活的人。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更是妙不可言。如果能志同道合,那应该就是最幸运的事情了吧。于淞与牙一生,就是如此。妙不可言。

牙一生的创始人魏谋达博士,是一个坚持“爱患如己,规范诊疗”的医者。从医几十年,一直将患者放在首位,创办牙一生后也从未下“前线”,全心全意将守护国人口腔健康为己任。这跟于淞的行医理念高度契合,对口腔医疗技术的热爱也难分伯仲,对行业发展的重视更是高度一致。就如同当年于淞毅然决定回国一样,加入了牙一生,一样义无反顾。

图片4.jpg

于淞正在为患者做治疗。

对口腔医疗技术的精益求精,对患者永怀感恩之心,对治疗竭心尽力,对学术发展的重视,让于淞始终坚持着“行出于己,名生于人”的行医理念。也正因如此,促使他严于律己,做好医者本分,精炼医疗技术,服务好每一个患者。一个行业的发展需要推动者,也需要引领者,为此,于淞已然蓄势待发。

图片1.jpg

于淞

上海牙一生口腔种植技术院长

日本冈山大学口腔医学博士

冈山大学附属口腔医院种植博士

瑞典Nobel认证种植医师

瑞士Straumann认证种植医师

经历:留学日本专研口腔医学和种植技术,受过专业的口腔种植学临床技术培训。从医多年,对即刻种植与即刻负重、上颌窦内外提升、各类牙缺失及复杂骨增量等技术有深厚造诣。且在牙周治疗,复杂阻生齿微创拔除、美学修复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