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扬言实现人脑和AI“共生” 专家:技术不新,但整合得不错

编译 / 樵风

 埃隆·马斯克投资了许多科技项目。其中,特斯拉和SpaceX早已为人们所熟知。但Neuralink,则是另外一回事。

 Neuralink是马斯克创办的一家未来奇异感十足的公司。据马斯克自己所言,Neuralink项目是要在人脑和人工智能之间实现“共生”(symbiosis)。

 本质上,该公司的主要任务是开发脑机接口技术,也就是往人脑中植入微芯片——该微芯片能够记录大脑活动并施加某种刺激。这项技术一旦研发成功,将可能为神经系统疾病的研究和治疗带来很大帮助。马斯克认为,这项技术某种程度上可看作是一款佩戴于大脑中的FitBit产品。

 Neuralink公司于2016年低调成立,但在次年即曝光。但直到2019年,马斯克和Neuralink团队才首次直播展示了他们的技术,这也是该公司的首次公开亮相。目前,Neuralink正在开发两款设备:一款是大脑芯片,另外一款则是负责将芯片植入大脑的机器人。

研发中的大脑芯片约有硬币大小,可以嵌入到头骨中。芯片上延伸出一排微小电线,呈扇形植入大脑中。每根电线大约是人类头发直径的二十分之一。在这些电线上配备的1024个电极可有效监测大脑活动,还可对大脑施加电刺激。监测数据可通过芯片无线传输至外部计算机中供研究人员研究。

 大脑芯片移植机器人的工作原理有点像缝纫机,使用一根硬针将芯片的柔软电线刺入到大脑中。2021年1月,Neuralink发布了一段展示该机器人如何工作的视频。马斯克称,有了这台机器,Neuralink芯片电极的植入将像激光辅助视力矫正手术那样简单。尽管马斯克的这一说法有些大胆,但有神经科学家认为,这款机器人产品确实拥有一些很有前途的功能。比如,在手术过程中,大脑的位置会随着呼吸和心跳而微微移动,机器人会实时自动调整硬针的位置以适应这种移动。这款由Woke Studios设计的机器人高达八英尺,目前Neuralink正在为其开发基础技术。

 2020年,Neuralink成功将大脑芯片植入一只猪的脑中,并在两个月后的路演中首次向外界展示了位于猪脑中的芯片如何实时向外部传送数据。在演示中,芯片准确预测了猪在跑步机上行走时的四肢位置,以及记录下猪四处觅食时的神经活动。

 纽卡斯尔大学的神经科学专家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教授表示,就技术本身而言,1024个信道的使用并不令人惊讶,但负责信道数据无线传输的电子设备非常先进,此外机器人移植手术也非常好。他说:“这项技术从工程角度而言非常扎实,但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看则显得比较平庸。”此外,他还表示,Neuralink芯片的无线中继技术将会提高实验动物的科学福利,减轻实验动物所遭受的痛苦。目前,在动物身上使用的大多数神经接口都需要连接穿过皮肤的电线。

 到了2021年的4月,Neuralink的技术又向前推进了一步,它向外界展示了一只猕猴如何凭借意念来玩电子游戏。发布的视频显示,一只猕猴确实仅凭大脑意念就能将一款乒乓球电子游戏玩的飞起。

 尽管马斯克四处夸耀Neuralink的这一最新技术进展,但在神经科学家眼里,这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得的进步。在灵长类动物身上植入神经—大脑接口,使它们能够控制屏幕上的物体,实际上这类技术早在2002年就已在实验室中实现,其起源甚至可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

 Neuralink迄今为止展示的技术,没有一项具有特别显著的开创性,但神经科学家对该公司的技术整合能力印象深刻。马斯克的神奇之处在于,他将大量的实验室技术成果进行了有效的打包整合,并与无线中继技术结合起来使用。

 人脑植入芯片时间表

 究竟何时能将大脑芯片植入人体,马斯克已多次为此设定了时间表。

 2019年,马斯克首次表达了在2020年底前将大脑芯片植入人体的愿望。但到了2020年5月,马斯克在一个播客节目中表示,Neuralink将在一年内开始人体测试。2021年2月,他再次表达了同样的主张。

 专家们当时对这一时间表有所疑虑。考虑到大脑芯片会在人体中留存一辈子,安全测试要求将芯片植入到动物测试对象(通常是灵长类动物)中并保留很长时间,以测试设备寿命。有专家表示,安全测试过程无法加速,只能耐心等待,看看电极究竟能在体内使用多久。如果想要这些电极能在体内持续使用几十年,那么测试时间就短不了。

 到了2021年底,马斯克改变了说法,称Neuralink准备在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人体实验后的第二年开始人体测试。他后来还在推特上重申了这一说法。但后来,马斯克又再次更新了他的计划,表示希望在2022年开始人体测试——这已经比他最初设想的时间节点要晚了两年。

 骨干离任和实验动物福利纷争

 Neuralink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马克斯·霍达克(Max Hodak)于2021年4月离开了Neuralink。在离职数周后的2021年5月,霍达克在推特上表示,他仍然是公司的“超级拉拉队员”。

 但在2022年2月,霍达克在博客上向外界透露,他投资并加盟了Neuralink的竞争对手Synchron。霍达克当时向媒体表示:“我不希望此举被外界解读为对Neuralink的一个打击。” Synchron已经凭借自己的神经接口技术抢在Neuralink前于2022年5月开始了人体试验。

 霍达克也向媒体表示,相信Neuralink也会很快进入到人体临床试验阶段。

 Neuralink开发人脑芯片技术还引发了一场事关实验动物福利的纷争。2022年2月,一家动物权利组织合法获取了2017-2020年间Neuralink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进行动物实验的相关文件。这些文件涉及猴类动物的使用,包括兽医记录和尸检报告等,长达700多页。该动物权利组织在查阅了这些文件后,就动物使用问题向美国农业部进行了投诉。

 该组织声称,有多达二十三只猴子在实验期间未能获得足够的照顾,并且因为高侵入性的头部移植实验而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但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发言人表示,在与Neuralink合作期间,实验方案通过了校方动物福利伦理委员会的审查并获得批准,此外该合作项目已于2020年结束。发言人说,“我们已向参与实验的动物提供了尽可能好的看护。学校的动物实验一向受到严格监管,遵守所有相关法律法规,包括美国农业部的法律法规。”

 Neuralink方面也反驳了该组织的指控,称公司致力于以最人道、最道德的方式来开展动物实验。Neuralink表示,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动物设施和护理已达联邦标准的基础上,公司还于2020年在该校建造了自己的更高标准的动物饲养场。该饲养场占地达6000平方英尺,饲养环境对动物友好,包括了游泳池、秋千和树屋等设施。

 大脑芯片的应用场景

 马斯克很喜欢畅想人脑芯片技术的未来远景。别的不说,就近期而言,这项技术的确有一些潜在的医学应用场景。

 在不久的将来,植入病人大脑中的芯片可望帮助治疗帕金森氏综合症等神经系统疾病。Neuralink的改进的神经接口技术也将有助于帕金森和阿尔茨海默等严重神经系统疾病的研究和治疗。

 大脑芯片的另一个应用场景是让人们用意念控制机器假肢,从而为瘫痪病人提供更好的假肢使用体验。大脑中的电极还可能会帮助患者重建触觉,从而实现对假肢的精细运动控制。

 Neuralink已暗示,人脑芯片的首个现实应用将是实现让瘫痪病人操控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在2021年7月底价值2.05亿美元的C轮融资中,该公司向外界公告,人脑芯片的第一个商业应用可能是帮助瘫痪病人重获数字自由,可以像常人那样自如地操纵电脑或手机。该轮融资的资金将用于Neuralink首款产品的市场推广,以及未来产品的加速研发。

 2021年12月,马斯克向外界表示,Neuralink希望将大脑芯片首先植入那些“患有严重脊髓损伤的人士,比如四肢瘫痪患者”。

 马斯克还表示,长远来看,Neuralink的大脑芯片可应用于人类意识与人工智能的融合工程。马斯克对人工智能疑虑重重,认为该技术是人类生存的巨大威胁。马斯克对此提供的解决方案就是人类实现与人工智能的融合。“人类不可能比超级计算机更聪明。如果人类无法超越它,那就和它融为一体。”马斯克认为,人类将能够利用Neuralink开发的技术实现“与人工智能的共生”,Neuralink的使命正是“解决与数字超级智能相关的生存风险”。

关于Neuralink究竟能如何增强人类的能力,马斯克还有许多异想天开的说法。比如,他曾在2020年表示,人们未来将能像剧集《黑镜》所描述的那样“保存和回放记忆”,或者通过心灵感应召唤自己的汽车。

 但专家们对这些说法表示了怀疑。有专家表示,不能说这些想法永远不能实现,但其中的科学基础目前还相当脆弱——人类对大脑神经过程仍然所知甚少——能预测出猪在跑步机上行走时的腿部位置,并不代表就可以自动阅读人脑中的思想。此外,马斯克关于人脑与人工智能合并的说法,很大程度上也只是他自己的幻想。

 马斯克还曾一度声称Neuralink的技术可以“解决许多与大脑相关的疾病”,比如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这也引发了许多质疑。首先,自闭症属于发育障碍,不是疾病;精神分裂症也是一种精神障碍(因而也不是疾病)。除了基础治疗,对有这两种精神障碍的健康人进行脑部手术,存在着很大的伦理问题。此外,将这些电子设备植入大脑属高风险手术,对病人做这种手术也就罢了,但对健康人这么做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