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失意车企对对碰:自游家NV夭折、恒驰亏损

车讯网 报道】  自上周起,车讯网已经发表4篇文章,盘点2022年的失意车企,其中提到了悦达起亚、广汽菲克、广汽讴歌、上汽斯柯达、宝沃、观致、陆风和威马等企业。本期将迎来这一系列的最后一篇。今天要说的是,无法交车的自游家和同样“难产”的恒驰汽车。

  如果一辆车在停产之前的上一条新闻还是两个月前的上市,其实并不多见,而自游家NV刚上市未交付就夭折,它及背后的火星石科技(即牛创新能源)可以算得上短命。

  12月初火星石科技被爆出倒闭破产,四天后一篇《致NV用户的一封信》中的“旅程还没开始,就已经宣布终结”,坐实了这款车的夭折。

  “昨天通知让今天来办手续,感觉挺急”,内部人员表示,“但听说李总说过最后一笔钱是付遣散费的,倒还挺良心,反正能拿到钱就好”,截止目前该公司已经遣散了一部分员工。

  时间倒回10月8日,彼时自游家NV上市,原计划12月底前交付,从厂家发布的公告来看,收到2.4万名意向用户的支持,但由于自身原因导致无法交付,将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1000元定金),并补偿车模和200元星巴克卡,算来算去,不超过2000元的买卖。

  自游家NV为何至此,有业内人士称,新势力通常有两条路可选,一是斥巨资自建工厂并收购造车资质,其次就是请有生产资质的企业代工,但由于政策改动代工也得双方同时具备生产资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选择了“曲线造车”——共同研发,即与代工的大乘汽车通过建立合作关系实现车辆生产,跳出传统意义的代工,期望这样能够顺利生产。

  但正因为跳脱于“代工”外的关系,自游家成为双方合作的品牌,但大乘早就负债缠身,且已经停产,而对停产24个月以上的新能源车企,再次生产需要经过工信部的审核,不符合条件或者破产的企业,可能被撤销资质,不管怎么说,在当初合作时大乘汽车就处于被吊销资质的边缘,把赌注压在资质上,终归是输了。

  恒驰汽车在2019年8月诞生,但若要从恒大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开始,到恒驰5量产,却是3年9个月的漫长时间。

  自布局新能源汽车以来,恒大仅2020年的投入已超474亿元,但高额投入并未带来回报,累计亏损已超170亿。

  恒大造车为何陷入窘困,有接近恒大的业内人士表示,“恒大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计成本的投入,虽可以快速拉近与其他车企的距离,但没有持续创新力,是一锤子买卖。”与此同时,有知情人士称,恒大方面正在裁员,还有一部分停薪留职。

  恒大曾一口气推出9款新车,但目前只有恒驰5落地,即便只有一款车,量产也是屡次推迟,7月开启预售,9月中旬量产,10月底才交付首批100辆,历时3年9个月,距离恒驰7月宣称的3.7万订单量还相去甚远。

  据车讯网观察,恒驰在北京的销售网点屈指可数,目前有恒驰展示体验中心(朝阳店),恒驰销售中心(北京鑫达、北京金港)三家门店,朝阳的城市展厅位于恒大广场,但该商场人烟稀少,鑫达更是位于密云,同不少品牌布局商圈相比,这样的位置实在有些偏僻。

  “其实我们的活动结束了,但您在年底前下订还是按12600元/辆的国补走,还有1万多元优惠,目前在北京有5台现车,如果不是对配置有要求,年底就可以提车,如果是期车,甭管什么配置,也会在年前让您把车提上,您如果想试,交个押金,车可以拿去开两天。”恒驰销售对车讯网表示。从销售的话中能够隐约看出,恒驰5并不抢手。然而,恒驰执行总裁高景深却表达了这款车的火热,“我们不少客户订单需要尽快交付,公司将全力以赴、保质保量完成订单交付,恒驰5交付基本按计划推行,不存在如个别媒体渲染的‘受到外部因素影响停工’的情况”。

  在车辆刚刚交付后,就爆出了显示屏叠字、辅助驾驶不能使用等一系列问题,加上裁员、欠薪、停产风波,从恒驰汽车的官方表态来看,其正在“一步步走出至暗时刻”,但母公司恒大已经“暴雷”,既没量也没钱的恒驰,恐怕也只是在沉沦中徘徊而已。(车讯网 王忆斐发自北京)

  相关阅读:

  《2022失意车企对对碰:悦达起亚挣扎、广汽菲克破产》

  《2022失意车企对对碰:广汽讴歌折戟、斯柯达神伤》

  《2022失意车企对对碰:宝沃二度离场、观致好牌错打》

  《2022失意车企对对碰:陆风消失已久、威马高开低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