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为何被称为新疆的“三峡工程”?

  新疆阿尔塔什水电站运行部值班人员正在观测设备运行情况。 阿不力克木·阿布拉 摄

  中新网乌鲁木齐1月20日电 (杨韬)在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霍什拉甫乡和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库斯拉甫乡交界处,耸立着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大坝。在坝上望去,整齐的边坡、库水深蓝,不可见底,远处河流在群山间蜿蜒游走。这座水库发源于喀喇昆仑山脉的叶尔羌河,滋养了下游数百万人。

  新疆的“三峡工程”

  空中俯瞰新疆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大坝。 杨韬 摄

  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是新疆规模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于2021年投产运营。“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设计年发电量21.86亿千瓦时,每年可节约标准煤88.31万吨,减少17.53万吨烟尘排放。该工程所有机组的并网发电彻底解决了南疆四地州用电难问题,使南疆人民用上更为清洁的能源。”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局运行部负责人李锐19接受采访时说。

  自2021年8月17日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水电站6台机组并网发电后有效改变南疆三地州电力短缺状况,使南疆人民用上更为清洁的能源。同时,叶尔羌河水患也得以解决。截至2022年12月31日,阿尔塔什水利枢纽累计发电36.6亿千瓦时,圆满完成年度发电目标。

  千方百计克服技术难题

  “高峡出平湖”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事。“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大坝是新疆目前最高的大坝”。中核集团新华发电新疆叶河公司高级主管刑仁峡说。

  2021年7月18日,新疆阿尔塔什水电站主站首台机组并网发电。 阿不力克木·阿布拉 摄

  负责1号深孔施工的项目部计划(工程)管理部副部长柳亚东回忆说,在工程建设时,工程技术人员面对多项技术难题的同时,还面临新疆地区“高温、严寒、风沙”等极端自然气候条件的不利影响,项目右岸建筑物联合进水口开挖过程中,先后因地质不可抗力的原因发生四次大面积滑塌,期间多次造成施工停滞。当时多位专家表示,原定的下闸蓄水、首台机组发电工期根本不可能实现。后来,项目部制定的工作计划把施工时间精确到了小时,材料转运、混凝土输送等因素都计算在内,在现场更是时刻紧盯施工进度,争取将干扰降到最低。

  叶尔羌河畔百姓期盼

  发源于喀喇昆仑山脉的叶尔羌河是新疆洪灾最多、防洪负担最重的河流。千百年来,叶尔羌河水患对沿岸各族群众的生产生活构成严重威胁。叶尔羌河六、七、八月三个月来水占全年水量的60%以上。实测最大径流与实测最小径流之比为2.14倍。叶尔羌河洪水以其极高的起涨速率,异常的高洪峰值而闻名全世界,洪水泛滥给当地居民造成巨大影响。每年汛期,流域内90%以上的农村劳动力都要参与防洪,物资投入数以亿计,这种情况年复一年。

  笔者曾在新疆莎车县某部服役,每年汛期来临,部队全员取消休假,全力备战,随时做好准备增援抗洪抢险工作。“我们世代居住在叶尔羌河畔,每年夏天,洪水来时,村里的青壮年全部上堤防洪,在家的老人孩子随时做好撤离的准备。”莎车县阿尔斯兰巴格乡村民尼加提·吐尔逊说。

  新疆阿尔塔什水枢纽工程大坝2022年7月10开闸向塔里木河下游输水。 杨韬 摄

  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历史。叶尔羌河流域“三年两涝”也被彻底改写。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的建成有效改善了塔里木河流域生态环境和叶尔羌河流域生态环境,有效控制上游山区洪水,叶尔羌河下游防洪标准从2.5年一遇提高到50年一遇,当地群众告别沉重的防洪负担。(完)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