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春节自驾游:从北京到浙江、江苏、安徽

  【车讯网 报道】江南是一片值得反复游玩的地方。2023年春节,我与夫人再次驾车前往,并无明确目的地,只是随便走走,总比窝在家里强。毕竟,这是在漫长的限制之后,头一回无拘无束地旅行。持有这种想法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以至于春节假期刚刚结束,网上便出现各种吐槽,交通拥堵、物价上涨、人满为患。在我看来,有些吐槽太夸张,还有一些把个案当成普遍。故撰此文,与您分享我的旅行经历和经验。

  有些人家过春节,主题是返回家乡,全家团圆。我家不仅是老北京,而且三代人始终住在一起,从没分开过,再加上亲戚少,过年一向比较平淡。自中学时代开始,我把春节当成旅游假,四处去玩儿,这习惯一直保持下来。

  解除管制后,我的头一个想法,是利用春节假期去美国,无奈多数航班尚未恢复,需要几次转机不说,票价还特别贵。第二个想法是去奥地利,可惜签证早已过期,再办的话,时间不够。第三个想法是去泰国,可惜最便宜的航班,也得1万多,舍不得。最终决定国内自驾游。

  至于自驾游的路线,最开始想去西藏,因为去年春节驾车前往墨脱时,遇雪,没能过去。贼心不死的我,想再试一次。夫人虽然不会开车,但跟着我走南闯北,经验积累不少,她看到我在墨脱遇雪的照片,深知危险重重,便极力阻止我。使出招数是要跟着我,这样一来,我就没法去西藏了——她的高原反应极为厉害,有她在,我就不敢往西藏跑,遂把路线定为江南,这是一条很舒服的路线。

  手头有辆上汽大众的途安,购于2006年,2.0手动,2021年国庆节时,曾开着它从北京出发,川藏进,青藏出,跑了趟西藏。今年将是它的第17个年头,车况完好,性能依旧,从北京跑趟江浙沪,实乃小菜一碟(如您用电脑或平板电脑阅读,点击下图可直接进入西藏游记)。

  2021年从西藏回到北京时,里程表是23.1万公里,这次出发时是23.8万公里,在过去15个月间,只跑了7012公里,月均不足470公里。这是因为,我的车主要用于自驾游,日常生活中基本不用,而在过去1年当中,限制最为严厉,极少驾车出京,车一直闲置,都快发霉了。这次出游前,几乎2个月没动车,蓄电池是5年前换的,本以为难以启动,没想到,虽然零下5度,一下就打着了。

  此次旅行的路线是:北京/舟山/宁波/余姚/绍兴/杭州/南浔/南京/凤阳/台儿庄/北京,里程总计3591公里。

  从上述路线可以看出,这是一次常规旅行,沿途多为繁华城市,城市间均为高速公路,按理说,无需过多准备。但考虑到正值春节,难免会有拥堵,此外,根据天气预报得知,春节期间会有一次大范围降温,还伴随着雨雪,于是,除了常规行李,带了2个睡袋、2件羽绒服、2盒巧克力、10块压缩饼干、15升饮用水。这些东西都是备用的。也就是说,在已有薄、厚两件外套的基础上,又多带了两件羽绒服;在车内已经有饮用水的基础上,又多带了15升饮用水。

  每次出门,车上都有充足的准备,是我多年的习惯。由于这个习惯,遇到意外时——比如因塌方、泥石流、冰雪等,被阻塞在路上,我都安然无恙。吃的、喝的应有尽有。即使堵上几天,也能做到高枕无忧。

  至于过夜,为适应不同温度,家里备有8条不同材质的睡袋。这次是往南走,估计途中的最低点,是零下10度左右,拿的是薄羽绒睡袋。如果往北去,我会携带厚羽绒睡袋,并加上抓绒内衬,我曾靠它在零下25度的环境中露过营。

  与车辆有关的准备,主要是反光背心、头灯、应急灯、气泵、补胎液、拖车绳、电瓶线、常用工具和备胎。7座途安没有备胎,每次跑长途,我都会拆下第3排座椅,露出备胎仓,装进一条全尺寸备胎。

  一切准备妥当,除夕拂晓,驾车出发。

  天亮时,已经进入山东省,路上静悄悄,车辆稀少,可以把车速保持在上限。只可惜我这辆车是入门低配,没有巡航定速,不然的话,油门都不用踩了。上午10时左右,驶过临沂,即将进入江苏省时,在一个服务区加油。今天的目标是舟山,全程约1500公里,此时刚好行程过半,也就是说,只需加油一次,就能抵达目的地,从而节约时间。

  又走了300多公里,途经南通,快过长江时,看到服务区里有星巴克和肯德基,遂停车歇了会儿,吃点儿东西,喝杯咖啡。

  下午5点,顺利抵达舟山,全程15小时,实际行车13小时。时常有人问,你怎么能连续驾驶那么长的时间。我也不知道,天生的吧。事实上,每次去西藏,我在后半夜出发,当晚就能开到成都;每次去新疆,当晚就能开到青海湖。开车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不觉得累。

  舟山岛是舟山群岛当中最大的岛,公路刚进岛的地方是定海区,这里不仅有座古城,同时也是整个舟山群岛最为繁华的地方。但游客所关注的,并不是这儿,而是还得往东的普陀区。

  普陀区里不仅有机场,还有四大佛教名山的普陀山,以及朱家尖、沈家门、东港等地。下图是在朱家尖的南沙海滩拍的,这里酒店特别多,但多数是小型酒店,甚至一栋楼里就分成好几家酒店,多少有点儿像民宿。据说,如果夏天来,此处有些三亚的感觉,但眼下是冬季,再加上房费上涨三四倍,我们没在这儿住,而是预定了位于东港的一家真正的酒店。

  酒店房费400元含早,房间宽敞,设施不错,令人满意。我们的行李里,备有全套的炊具和餐具,车载冰箱里有各种食材,点起蜡烛,打开红酒,伴随着丰盛的火锅宴,度过了一个愉快的除夕之夜。

  第2天是大年初一,从地图看,不远处的码头附近,路况深红,显然是有许多人要坐船去对面的普陀山烧香。我们以前来过2次舟山与普陀,这回只是随意闲逛,不打算游览,就没去码头凑热闹,而是沿着寂静无人的路,围着岛溜达。

  除了自然风光,舟山岛留下较深印象的,是定海古城。城里的西大街、东大街等,保持着不错的历史风貌,一幢幢老房子,一座座老店铺,让人犹如回到明清。

  古城西边1.5公里处,是鸦片战争舟山遗址公园。在鸦片战争中,英军两次进攻舟山,第一次总兵与知县殉职,第二次三位总兵阵亡,定海成为英军攻占的我国第一座城池。

  闲逛一圈之后,离开舟山岛,返回大陆。从定海古城算起,行车70公里,是镇海古城。如今的镇海市中心已经新建了,古城因而得以风貌依旧。作为游客,来到这座很安静的古城,我认为比去新市区更有价值。

  古城边缘,有座招宝山,山上山下均有炮台。鸦片战争之后20年,中法战争爆发,法国舰队与南洋水师5艘军舰相遇,其中2艘畏敌自沉,另外3艘躲进镇海,在炮台掩护下,将法舰击伤,据说这是我国近代史上惟一的一次近海保卫战的胜利。

  镇海面对甬江,江畔有着很漂亮的步行道,还有海上丝绸之路起碇港的历史遗迹,江畔的数家酒店,可谓物美价廉,尤其环境,相当棒。这就是自驾车的好处,行动便利,可以到游客较少的地方住宿,性价比超高。

  第3天,离开镇海,行车25公里,来到阿育王古寺。此处是宁波市北仑区,始建于西晋,现存建筑是新建的。我到这儿的目的之一,是想看看附近嘉溪村的一座南宋牌坊,可惜没找到。随后去宁波市区的途中,又顺便看了一下阿育王寺。这两座寺院一字之差,都是历史悠久,而且,我国以印度阿育王命名的寺院,极为罕见。

  这天,原本还想看看南宋石雕,可惜一直下雨,便没心情逛了,行车27公里,直奔宁波市区,躲进酒店喝小酒、泡热水澡。酒店位置非常理想,坐在房间就能看到三江口,那一带早在唐朝便是主要海港,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

  第4天,先是逛了逛宁波外滩,然后驾车去慈城镇。这里在唐朝是慈溪县,城内设计十分规整,如今城墙虽已拆除,城中孔庙、钱宅等古迹尚存,后来又增添了县衙、道观、校士馆等仿古建筑。

  游览上述景点,需买票,联票75元。只想逛街的话,无需购票,其中,城里的民权路上,云集着各种店铺,犹如北京的春节庙会,再加上这天是大年初三,游客很多,非常热闹。

  离开慈城,沿国道行驶30多公里,途经余姚。它是宁波下面的一个县级市,市中心是阳明古镇,王阳明的故居就在镇内。事实上,余姚出了特别多的名人,除了王阳明,还有严子陵、朱舜水、黄宗羲,据说全市以历史名人命名的学校多达77所。余秋雨先生曾在一篇散文里,感慨自己的家乡居然有如此之多的学者。

  除了名人故居,市中心的府前路,是一个很值得游览的历史街区。在河畔坐下来,喝杯茶,非常舒服。

  离开余姚,往前走70公里,来到绍兴市区东南方向的越城区富盛镇,这里有南宋皇陵。众所周知,北宋被金朝消灭后,赵构建立南宋,将宋朝寿命又延了100多年,南宋有9个皇帝,其中6人陵墓在绍兴,合称宋六陵。由于这些帝王渴望将来能恢复江山,归葬河南,陵墓建筑十分简单。尽管如此,元朝将南宋消灭后,也没放过这些皇陵,进行了大范围的破坏。到了20世纪60年代,墓冢被铲平,残存建筑被拆除,皇陵从此只剩下几棵马尾松。

  从宋六陵往西没多远,便是绍兴市区。著名的鲁迅故居、三味书屋、大禹陵等,曾去过好几回,这次就免了。随意在古老街道里走走,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黄昏时再点盘春笋、来盘茴香豆,佐一碗绍兴黄酒,心满意足。

  第5天,从绍兴市区往西15公里,是柯桥区,这里有鉴湖度假区和柯岩风景区,后者以石壁、石宕等自然景观为主,但我更想看的,是柯桥古镇。

  古镇免费开放,虽然历经重建,有些新的感觉,且范围不大,一会儿就能走完,可它的风貌,依旧是典型的江南水乡。一条碧水贯穿老街,河畔是铺着青石板的走廊檐,时不时还能看到几座白墙黛瓦的老台门,而中间的数座石桥,把风景点缀的很雅。

  离开柯桥古镇,下一站是西兴古镇。这一段没有高速路,前半程是国道,后半程是快速路,35公里,路上车不算多,只是红绿灯比较多。

  西兴古镇是浙东运河的源头,浙东运河属于京杭大运河的延伸。它从这儿开始,一直往东,途经绍兴、余姚,在宁波三江口汇成甬江,在镇海招宝山附近入海。也就是说,此次我的行程,刚好全程行走了浙东运河。

  浙东运河在兴盛时期,西兴是个比较重要的中转码头,称为“过塘行”,那个时候,这里的商业非常繁荣。如今,历史建筑虽然还在,但古镇显得很普通,河道两岸有许多居民,并未进行旅游开发,原汁原味,挺不错。

  离开西兴古镇,行车20多公里,来到杭州市区。别看西湖周边拥堵严重,贯穿市区的高架路很出色,我们从萧山区起,沿高架,以80公里的时速,轻轻松松跨过钱塘江、再跨过市区,很快来到武林门以北的酒店。入住后,再花2块钱乘地铁,10分钟便来到西湖畔的商业区。

  西湖畔,游客如织,是此行所见游客最多的地方。但杭州的管理相当不错,众多警察把秩序维护的井井有条,作为旅游城市,能有如此管理,定会让游客心生好感,愿意再来。而杭州给我留下的另一个好印象,是驾车人普遍守规矩。在第一个路口,转弯车提前稳稳停下,示意行人先过;在第二个路口,一辆车似乎有些迟疑,后面的车没有催促,耐心等待。

  这两个画面让我很是感慨。

  在我的家乡北京,主动礼让行人的驾驶者也有不少,但一些人似乎很不情愿,把车开到斑马线前才猛地停住,吓得行人根本不敢走。更有甚至,对已经走在斑马线里的行人,按喇叭催促。这些画面,在我上班的朝阳门外,时常可见。我在中石化门前的斑马线里,就曾与汽车有过两次遭遇,第二次已经轻微碰上,门卫把我拉住,劝我别生气,说他们有个兄弟,被院里的车压骨折了都没办法——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第6天,早餐后,离开杭州,行车90多公里,来到南浔。江南有六大水乡古镇的说法——周庄、同里、甪直、西塘、乌镇和南浔。其实它们都是普通的乡村,旅游开发后,变成景点,收起门票。用我夫人的话说:都一样,看一个就够了,没必要再花钱。可这次,我们来到南浔。一是因为在六大水乡当中,就差它了;二是因为春节前南浔宣布,从此免费。

  南浔的这个举动,值得赞赏。表面上损失了门票收入,可因此会有更多的游客,人既然来了,肯定得吃、得喝、得买,从而创造出更多商机。这就跟酒店是的,如果把眼光只盯在客房上,营业额是固定的,如果在餐饮、娱乐方面多下功夫,让顾客心甘情愿地多消费,营业额就会变成无限。

  南浔的服务设施相当不错,入口处有着大面积的停车场和地下车库;懒得走路的话,入口处有船可乘;沿河还有咖啡馆、茶馆,可以舒舒服服地坐下来,享受恬静。

  当我们准备离开时,首先扫码付款,可不知为什么,到了出口不抬杆,又不见服务员,只得打当地警方的电话。打完不足1分钟,服务员就来了,抬杆放行。我们正在感慨人家的效率真高,警方来电,说在出口处没找到我们。原来,刚才是凑巧了。尽管如此,南浔警方的热情与效率,令人敬佩。

  看罢南浔,沿高速公路行驶230公里,历时2个小时,前往南京。此时路上的车多了一些,但大都能以最高限速行驶。唯独要命的,是少数车速度太慢,在车流中显得很危险,我曾被一辆慢车压了一会儿,发现对方的时速居然连80公里都不到。在限速120公里的路上,以这种速度开车,简直跟自杀有一拼。

  南京是我们几乎每年春天都要来的地方,眼下这个季节不是游览的最佳时刻,所以,我们只是跑到夫子庙。一是为了吃碗鸭血粉丝汤,二是为了买些盐水鸭、蚕豆等当地特产,顺便看看春节时的热闹场面。

  看罢夫子庙,驾车离去,原本想在南京住一宿,可想到明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路上有可能不好走,遂决定往前赶一赶。沿着宁洛高速,从南京前往凤阳,这段路接近200公里,历时2个小时,于晚上8点半抵达。路上车不多,走的很顺畅,可对向车极多,在一个坡道处,只见对面车灯连绵不绝,十分壮观。回家后看新闻才知道,这段路在那几天,堵的相当严重。

  第7天,首先在凤阳逛了逛,这里属于安徽省滁州市。创建明朝的朱元璋,祖籍虽然是镇江的句容市,出生在江苏盱眙县,但因为从小到大,以凤阳为主,在他成为帝王之后,曾下令把凤阳升为中都,建起了中都城,所以说,凤阳是个差点儿成为首都的地方。市中心的这座鼓楼,据说是全国最大的,比北京鼓楼大多了。

  中都城里还有一座皇宫,也就是紫禁城。如此说来,明朝在南京、凤阳和北京,建了3座紫禁城,规制是一样的。不过,中都半途而废,并未全部竣工,目前仅有午门残余、西华门台基和部分城墙。我到这儿的这天,没有开放,只能站在护城河边眺望,对面那座土丘,是城墙转弯处的角楼。

  离开凤阳,前往台儿庄。这段路的前一程是高速公路,路况超好,车辆极少,走到徐州机场附近,下高速,沿省道北行70公里,抵达台儿庄。从凤阳到台儿庄总计245公里,历时3小时。

  台儿庄在清朝建起城墙与城门,1公里见方,抗战时期被毁。如今所看到的古城,是2008年以后新建的。有一次开车去南京,路过时曾想去看,门票太贵,放弃了。这回春节期间免费,于是留出半天时间,游览了一下。

  台儿庄所处位置在淮河以北,属于北方,但运河从这儿穿过,城里很有些江南水乡的感觉。不仅如此,新建的台儿庄古城里的建筑,呈现出多种风格,南北交织、中西合璧,景色不错。

  古城内,保存着几栋老房子,上面有许多弹孔,提醒着人们,85年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事实上,台儿庄大捷是14年抗战当中,正面战场的第一次胜利。这个胜利让人们意识到,日军是可以被打败的,因而在鼓舞士气、国际形象等方面,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

  下午3点半,离开台儿庄,返回北京。台儿庄距离北京700公里,照往常的速度,夜里11点就能到家。

  上高速后,刚开始路况不错,能把车速保持在限速的上限。在枣庄附近转上京台高速,这是一条主干道,越走车越多,见状,我在邹城服务区把油加满。此举非常明智,因为从济南开始,几乎每个服务区都有排队加油的情景,尤其是接近北京的最后几个服务区,加油队伍排的挺长。夫人问我,离开台儿庄时为何不加满,我说正常情况下可以这么做,一箱油就能到家,今天肯定有拥堵,油耗会上升,不如半路加油更靠谱。

  在自驾游过程中,必须随时对油量与路况进行估算,选择最合适的时候加油,可以减少加油次数,提高效率。比如这次,如果我在台儿庄加满油,很可能在进京时,需要排队再加一次。另一个解决办法是下高速加油,比如前几年的春节,我们夫妇俩驾车去西双版纳,途经汉中时,服务区里加油的队伍排得老长,于是继续往前,在下一个出口出去,加满油再回来,几分钟就搞定了。

  接近泰安时,出现拥堵,大概七八公里左右,但没堵死,20分钟通过。

  再往前,接近济南时,再次出现拥堵,这回比泰安那段严重些,看到不少车,走应急车道往前,我没那个胆量,老老实实排队。不过也还好,完全停滞的时间并不长,多数时候都能保持徐徐前行,偶尔还能把时速升到七八十公里。

  晚上8点,抵达德州服务区。自台儿庄算起,到这儿是380公里。每次经过这儿,我都会停车买德州扒鸡,这传统源于我的父亲,当年他出差,火车经过德州,就会下去买一只。另一方面,我认为德州扒鸡物美价廉,30多块钱一只,虽然个头很小,味道不错。

  离开德州服务区,在东光、泊头、沧州一线,大约有20公里的拥堵,这是本次旅行所遇最严重的拥堵,时常会停下来一动不动,20公里的路段,走了大约1个小时,到沧州附近,路况变好,随后在沧州以北转上京台高速,犹如骤然解放,只见人们纷纷深踩油门,狂奔而去——高速免费即将结束。此时是夜里11点,距收费站还有160公里,无论如何也赶不到了,所以我也没着急,依旧按限速开,开到11点45分,在文安出口出去,领卡后返回,继续走。

  午夜过后,快1点时,抵达收费站,交费43元通过。令我没想明白的是,在此之前,驶离高速的车辆只是少数,多数车继续狂奔,那么,他们到了收费站,按什么标准交费呢?有人说是按最近的一个入口交,有人说按照高速最远距离交,还有人说,驶入高速时,系统会记录车牌号,全国联网,出口会在电脑里看到你是从哪上来的。如果真是这么先进,上高速领卡的意义何在?

  快2点时,安全回到家中。此行共计7天,行程3591公里,总花费4886元,人均2443元——加油2038元,过路费43元,停车32元,住宿1900元,餐食873元。

  通过这次旅行,不禁要为我的这辆车,赞美一番。

  每个人看待车的角度不同,我的观点是,车不是脸面,我用不着通过它,粉饰自己。对我而言,车不是宠物,只是工具,我依靠它,让生活充满乐趣,把日子过得多姿多彩。所以,我对它的要求,是必须可靠,无论我想去哪,装上行李,就能立即出发。也许是漠河,也许是三亚,也许是新疆最西端的帕米尔高原。

  在过去16年间,这辆途安做到了这一点。

  有人也许会问,这辆16年前的车,缺少各种流行装备,能容忍?

  当然可以容忍。车机里的各种功能,如今确实很时髦,但我认为,车的本质在于行驶,只有具备平顺、舒适、可靠等要素,再来点儿锦上添花的东西,未尝不可。毕竟,车是行驶机器,而不是手机+车轮。如果把后者当成重点,出发点就错了。这个错误的根源,不在消费者,而在于某些制造商的刻意引导,因为他们根本做不出平顺、舒适、可靠的车。

  还有人也许会问,都像你这样,16年不换车,经济如何发展?

  除非富翁,多数人口袋里的钱,都有一定限度,而不是无限的。在这个地方花的多,其它地方就会少一些。我虽然没换车,但钱也没闲着,在接二连三的旅行中,我把它们都花了出去。另外,如果有满意的车,我早就再买了,只是截止目前,尚未见到。


  《星爷说车》更多内容——如您用电脑或平板电脑阅读,点击下图即可进入《星爷说车》专栏。

  关于《星爷说车》——与电影演员周星驰无关。本人姓夏名星,从小就有白头发,被同学戏称夏老头。后来,友人按我们北京当地习俗,给我起绰号星爷。星爷自1988年开始驾车周游列省,至今不辍;2001年开始为媒体做汽车评测,阅车无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