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济渠衡水段发现古代运河型城市遗址

  本报石家庄3月14日电记者陈元秋、耿建扩近日从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经过一年的勘察工作,考古工作者在大运河永济渠衡水段共发现隋及隋以后文化遗存85处,其中包括故城县唐宋武城城址、阜城县唐代景州州城弓高城址、景县唐宋安陵城等多处围绕运河航道的古代地域性中心城市遗址或线索。

  大运河河北段总长达537.1公里,由北运河、南运河、卫运河、卫河及永济渠遗址组成,流经廊坊、沧州、衡水、邢台、邯郸五市的17个县(市、区),是我国大运河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文化遗产,具有显著的地理和人文特色。

  大运河河北段沿线文化遗产类型多样、分布广泛、文化价值高,具有多样性及复杂性特征。为了重点保护大运河文物本体、沿岸地上文物遗存和重要遗址遗迹,河北一直努力推进大运河考古研究和文物保护项目实施。其中,永济渠发轫于春秋战国,建成于隋代,繁华于唐、宋,取直于元代,疏通于明、清,是历史上沟通南北不可或缺的重要段落。

  “2022年6月以来,我们针对大运河及永济渠故道流经衡水市段的相关文物考古资源开展了勘察工作,主要是在故城县、景县和阜城县。”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胡强告诉记者,本次考古勘察项目针对隋唐永济渠故道和沿岸重要城址、相关聚落等开展专项工作,是对大运河衡水段及永济渠故道的首次专项考古工作。联合考古队由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衡水市文物保护研究院、故城县文保所、景县文保所、阜城县文保所组成。调查面积350平方公里,勘探8.5万平方米,测绘20平方公里,着重探寻隋代永济渠开通后沿岸相关遗址。联合考古队发现的85处文化遗存,包括城址、村镇、单体建筑、墓葬、手工业遗址和航运遗迹等类型。

  “我们初步明确了隋唐永济渠衡水段的具体走向,勘察范围内还发现了多处围绕运河航道的古代地域性中心城市遗址或线索,为今后大运河衡水段及永济渠故道的考古工作提供了基础资料。”胡强介绍,此次发现的唐宋武城城址位于故城县的军屯镇、建国镇。武城县治自唐调露元年(公元679年)移治永济渠北,至北宋末期因天灾移治永济渠东,直至1964年未再迁移,城市已与运河融为一体。武城城址调查发现的古陶瓷遗物较为丰富,远自江西、湖南、浙江、陕西窑场,中自河南窑场,近到河北、山东窑场,南北瓷窑产品汇集于此,是河北运河型城址陶瓷考古的重要发现。“唐宋武城作为永济渠航线上的交通孔道,在贸易以及军事上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此外,联合考古队在阜城县发现的弓高城址在唐代曾建置为观州、景州州城,是此次大运河衡水段沿线考古调查发现的规格最高的唐代城市遗址。景县安陵镇遗址群所见遗物上自唐代,下讫于清代,与文献记载的唐永徽二年(公元651年)移治白社桥的安陵城、元代御河仓安陵仓、明清两代的管河公署及巡司有着密切的关系。

  “由于历史上长期水患影响,这些遗址遗存上都堆积了三四米厚的淤土层,勘察工作很是困难。”胡强告诉记者,除了已发现的城址,联合考古队还掌握了一些河仓、河防线索。大运河衡水段及永济渠故道沿线上尚分布有数量可观的一般性聚落址,这些聚落址围绕在运河两岸,星罗棋布,与上述沿河中心型城市一起构成了第一层级运河综合体

(来源:东北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